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30號1樓之1 後棟1F.-1, No.30, Sec. 3, Zhongshan N. Rd., Zhongshan Dist., Taipei City 104, Taiwan     /      info@jia-artgallery.com     /      02-2595-2449

©2016 BY JIA ART GALLERY.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常玉,中國畫家。一九00年十月十四日生於四川。以中國水墨所做的速寫及油畫曾展於秋季沙龍及替勒麗沙龍。為法文本『陶潛詩集』製作插圖;該書的序文由伯‧瓦列熙撰寫。」一九三四年年僅三十出頭的旅法中國畫家常玉,已被列入法國出版的「當代藝術家生平字典」中,卻於一九六六年八月因瓦斯中毒而於巴黎過世前,已畫作中「沙漠中奔馳的小象」自喻其晚年際遇。這樣一位才情洋溢的中國畫家曾有過何其傳奇的一生呢? 


一九00年生於四川順慶的富商家庭,常玉於一九一0年即與趙熙習字。長於書法的他,不但在一九一七年入上海的美術學校就讀,並於一九一九年赴日時在東京展出其書法作品,而獲當地雜誌刊載推介。一九二0年赴法,僅於一九三八年短期回國,繼承長兄的遺產,除此一直長居巴黎,並客死異鄉。 


常玉抵法後並未立即進入美術學校深造,而直接接觸了解當地美術活動,一般認為是其畫風自由不羈,顯露稟賦天性的前因。與當時同居巴黎創作研習的各地藝術家往來密切,相互影響,卻又淡泊瀟灑、忠於藝術,使他能保持本為中國人特有的文人氣質,以書法入畫,卻又能兼容西方之長,掌握藝術創作之本質,使得在異域成為廿世紀初中國人的驕傲,其成功絕非偶然。但源於本性隨意放浪,不擅生計,而至晚年窮困潦倒,但又屬必然。 


一九二0至卅五年間,常玉因受兄長經援,生活不愁,加上天賦稟賦,一九二三年於大茅屋工作室從事人體素描。他的友人王季剛憶述:「其人美豐儀,且衣著考究,拉小提琴、打網球,更擅撞球。除此之外,菸酒無緣,不跳舞,也不賭。一生愛好是自然,翩翩佳公子也。常住St.Michel街邊旅館三樓一斗室。外出隨帶速寫本及鉛筆。坐咖啡館,總愛觀察鄰桌男女,認為有突出形象者,立即素描;亦課外作業自修也。〈見陳炎鋒文「巴黎的一曲鄉思─傳奇畫家常玉二三事」〉」 


一九二五年常玉連續展於替勒麗與獨立沙龍,至一九二七年已漸以其素描集油畫成名於巴黎。一九二九年當時的大藏家侯謝即購置他四十張油畫,及近百件的素描、水彩。一九三0年更名列「當代藝術家字典」,因此卅年代可算是他藝業的巔峰期。 
但是他的任性與「淡泊名利,一意孤行」卻使他自絕於畫商及巴黎藝壇的商業行徑,致使他晚年潦倒落單,孤寂以終。在他旅居巴黎的四十六年間,曾有另一次成名的契機,但也未能及時把握而有所延續。二次大戰結束後,常玉結識的美國攝影家羅勃‧法蘭克〈RoberFrank〉,不但與其交換工作室,並為他安排展覽於紐約現代美術館,於紐約居留兩年,其油畫也曾被該館收藏。 
常玉喜歡年輕貌美的女郎與浪漫瀟灑的天性,使他留下了許多風味獨具的裸女畫。而風景及靜物也常入畫。擅長書法的流利柔和線條,簡化誇張及變形的造型構圖,形成了他的獨特畫風。 


這位被他的朋友達昂〈Dahan〉稱為「中國的馬諦斯」的第一位留法中國畫家,「不愧為一位虔誠而忠實的藝術家,並承擔了他那時代的責任,站在中國人的立場,就中西繪畫發展史上,我們應肯定他的成就,給予他新的評價。」這是比常玉晚一輩的旅法畫家朱德群為這位先驅的評述。他寫到:「三十餘年過去了,在看他的作品依然有他獨特的風格,從他的作品裡,使人感受到濃厚的詩意。在那些花卉油畫中很有中國盆景的雋永和古樸。由於他也長於書法,功力雄厚秀麗,所以色彩單純高雅,氣度恢弘充於畫面,我國自古以來追求的詩書畫三絕的境界,他已將其混合一體,表現出文人的精神,並容於西洋繪畫中;常玉早期畫了很多人體速寫,用的是毛筆,中國繪畫線條;常玉從年輕時到巴黎,他的思想主要表現工具是油畫,他對西畫的認識和瞭解無異於西方畫家,他的作品自然的形成中西文化混合,無法分解的風味,這也是二十年代及三十年代的作風,……」 
在一九八八年台北市立美術館「中國─巴黎─早期旅法畫家回顧展專輯」中,陳英德在「中國現代畫孤獨的耕耘者─常玉〈1900~66〉一文中,則對他的作品作了如下的評述:

「常玉的畫受到馬諦斯野獸派的影響,但沒有野獸派的強烈與霸氣,相反的,給人一種軟弱和無力感,甚至病懨懨的。他的人體抽變的很有趣味,頭小身大,而腳更大,佔滿畫紙,很有『人體─風景』的相關意念。這種構想在那個年代是一種風氣,……不過常玉不像西洋藝術家那樣作的堅定踏實,而是以一種放鬆的技法,逸筆草草的表現此一觀念。他的風景則是另一種表現,景往往空曠而遼遠,有機的動物:象、馬等被縮很小很小,成為大宇宙中渺小的一個孤獨的存在。至於靜物─盆花,也有畫的比較飽滿富麗的,很有民間藝術的趣味,但更多的是枝葉蕭條,立在僅有少量泥土的盆上,背景往往空無一物,正像他漂泊異鄉的孤獨身軀,找不到寬厚故地的滋養。 


好的作品是不會寂寞的,在有品味的藏家和熱心人士的奔走努力下,常玉的畫作在法國及台灣等地被收藏展覽、再放光芒,並在國際藝品拍賣會中創下高價,再一次地贏得中外讚賞及肯定!

Sanyu

​常玉

1901-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