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30號1樓之1 後棟1F.-1, No.30, Sec. 3, Zhongshan N. Rd., Zhongshan Dist., Taipei City 104, Taiwan     /      info@jia-artgallery.com     /      02-2595-2449

©2016 BY JIA ART GALLERY.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September 30,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文人書畫‧山水家園

September 30, 2017

         在我看來,山水畫之所以不是風景,在於它訴說的實際是思、是寂寞、是鄉愁,甚至是超越一切進入無所求的心靈曠達,而這一切只不過透過筆墨為引,化為內在履痕的詩。

 

         遠從南北朝開始,隨著政治、宗教與文學的影響,山水林泉漸次取代人物,成為繪畫的創作主題;大自然以其性靈清寂,召喚了騷人墨客對身處萬物的吟詠,透過文學上的陶淵明、謝靈運,與繪畫裡的宗炳、王維,無論是趨避現實的潛遁、或是老病臥游的嚮往,山林文學逐漸奠基出人與自然的藝術境界。從山水畫的發展看來,它以純水墨「運墨而五色具,謂之得意。」(《歷代名畫記》)反省著山水從賦彩華麗的品味,趨轉為黑白渲淡的灰,匯成山水畫家共同心靈的寧靜歸屬,時至今日,我們仍能徜徉千年間的文學與詩、畫,同時感受到人與自然依傍、賞遊的精神嚮往。

 

         隨著異族統治燃升的遺民幽懷、家國內外入侵的動盪戰亂,山水世界從田園牧歌轉換成內心棲避的淨土,畫家透過筆墨訴說綿遠幽深的懷抱,同時激盪著動人的情思寄託。廿世紀中期,偏安退避臺灣的文藝青年,曾在歷經四十年的輾轉反側中,牽掛出無可名狀的精神感懷,其中最為動人的,便屬余承堯(1898~1993)、張光賓(1915~2016)、江兆申(1925~1996)的山水家園[1];換言之,若非1949年兩岸生死別離的時空背景,恐難在他們的藝術中折射出離散鄉愁。

 

         當年來臺的書畫家,以「渡海三家」:溥心畬(1896~1963)、黃君璧(1898~1991)、張大千(1899~1983)名聲最顯,無論是渡臺定居或海外漂泊,其藝事早在中國大陸便已成名,故而聲勢日隆;而余、張、江三位的藝術孕育,則沈潛厚實於渡臺之後——就畫歷而論,余承堯直至渡臺後56歲開始學畫,張光賓54歲退役轉任故宮後藝事方顯,江兆申在26歲拜入溥先生門下,青壯之際便開始頭角崢嶸。聲名的早晚,並不意味彼此優劣之別,但這相似的時空境遇,讓書畫在他們各自漫長的內化中有了慰藉,每每透過筆腕的迴護提按,一次次對家國的古老文明致意,散發於豪端的激昂墨漬,更頻頻向自己的家鄉回眸;面對生命不得不然的離散幽思,透過理智情懷的筆鋒衂挫,余承堯、張光賓、江兆申逐漸追索出「連綿跌宕」、「渴勁天真」、「險峻屈曲」的書法風貌,而不同的書風特徵,更沁染於各自山水形質情性表露無遺。早在2004年,筆者撰寫《臺灣現代美術大系—文人寫意水墨 》一書,便曾以「文人風骨書畫三家」為題,分析過三位前輩的藝術特質:所謂文人畫談的不僅是學問,還具備了知識份子面對現實的態度,與筆墨涵蘊的人格素養,山水不過是導入這深刻內在意味境界的引子。

 

         這份情懷,在余承堯的身上最為明顯——只因無意於仕途聞達而以中將身份退役,不料卻在經營藥材生意的奔波之際滯留下來,自此孤獨一身。半生沈潛與孤寂,詩文、書法、南管是余承堯的精神寄託,他從未在意社會價值的期許,不隨波逐流、不在意功利,使作品展現出尊嚴與天趣,但若將他視為素人畫家,斷然不理解文人胸次內外在的養成背景。觀其書法上的「連綿跌宕」,便承載著樂音的縈繞、筆端的奇縱與胸次的昂揚,也造就他畫中旋填勾皴、綿密深邃的山形體勢。因有感於故宮所藏的古畫無法呈現自然山川的真實,他說道:「古代的畫家?……他們不曉得賦予山以真實的岩層結構,而且他們的水也沒有大自然裡瀑布的流動力量……。」

 

         余承堯的畫,承繫著軍旅生涯所見的江山勝攬(主要是大陸西南北的川、桂、湘、粵與三峽、華山一帶)與福建家鄉的田園丘壑,他用自己的方式道出前半生戎馬所見,在晚歲的筆耕臥游中訴盡回憶與鄉愁。他將自己投身於永春的山崗梯田,與三峽巍峨嶙峋的縝密皴紋裡,夢裡山川因勾鑿點染而積疊深邃,一旦情意宣洩了,即使畫作隨意堆置腐朽也毫不在乎——時光在數十年間近乎戛止沈滯……乍然,他卻在有所感悟之際回施賦彩,慢慢在晦澀幽光裡映射出青綠耀眼的壯闊。在余承堯紛亂的點線與反覆漬疊的墨彩中,將水墨推向絕對現代感的筆墨世界,也同時迷濛交融出色彩的氣勢憾人。

 

         余承堯的畫,往往呈現出素樸與斑斕的兩個世界:那水墨山水顯得崇高、巨大且凝重,青綠的丘壑則煥發、斑斕而炫目,這完全不同於元、明以後文人畫試圖傳達的平淡鬆秀,他重塑了真實、雄渾的筆墨山水,也創造出蓊鬱、蒼翠的青綠新境。就文人性格而言,余承堯畫中所顯現的,看似沈著、穩斂卻情思繞縷,生活困頓寂寞都不能磨滅他和煦自持的情性,並從而伸展出正直、明亮且溫暖的畫格,就像當年他毫不戀棧於眼下的名聲毅然歸鄉,只為久別重逢的摯愛。

 

          張光賓是彼時渡臺人士中,少數接受過中國新式美術教育者。年少時曾擔任過小學教員、校長之職,31歲自杭州國立藝專畢業後,輾轉進入海軍服務,以國防部諮議身份退役後,再轉任故宮書畫處直至研究員退休。在故宮近十九年期間,他投入元代書畫的研究,期間猶不輟於藝事,而以皴線盤紆、用色醇厚自成一格。

 

         由於性格敦厚樸實,張光賓雖師承自傅抱石、李可染的薰陶,在書畫表現卻屬大器緩熟。在50歲前後是學宗古法,並頗得筆墨秀潤之意;進入故宮的閱歷,使他在遍覽名蹟之餘,逐步轉為創作上的主觀表現——此後的畫幅空間常見繁茂深邃的構圖,形式上兼具高深聳拔的氣勢,近乎於巴蜀山川的憶想——他的繪畫也傾向極大的即興與自在,從典雅轉為狂放揮灑,並佐以皴線牽縈、用筆澀重,或變化於細潤乾裂,或越趨渾厚蓊鬱;在色彩上,他善用冷暖色對比如青赭、綠紅的映襯,以顯現四季蓊鬱蒼翠的靈動,既統一又饒富變化。

 

         耄耋之年,光老的書畫逐漸能任意毫翰的厚拙藏歛,晚歲更以點代皴,發展出「焦墨散點皴」,90歲後進一步變法「焦墨排點皴」,重塑山水岩質與皴面的層次,使其在看似平面分割的節理中,妙顯凹凸斫砍的斧痕。在書法上,他70多歲退休後才開始學寫草書,但用功甚勤且豪穎暢意,此後筆法非但鎔鑄篆隸而漸趨拙樸,更益發天趣爛漫,所謂「渴勁天真」便指涉著他書法意態內蘊的渾穆醇厚。相較於同時代對岸張仃(1917~2010)「焦墨山水」中,構圖顯得較為客觀透視與據實的皴筆,張光賓的焦墨卻是筆意綿密、渾厚而蒼蒼莽莽,那山嶺氣脈的環扣迴護自不同於視覺所見的真境世界,乃得力於主觀結構意醞於心的寬正博大,也正如其人格的光風霽月。  

 

         江兆申自幼便承繼安徽家學的化育啟蒙,而頗受老輩獎譽與知賞。青年之際舉家渡台,他曾在中學任教之餘,投入溥心畬門下作學問;41歲首次書畫個展,便蒙受賞識獲推薦進入故宮研究,歷任至書畫處長、副院長。在藝術上,他詩文、書畫、鈢印皆絕,尤其書體得力於唐楷歐書的險峻結體,並吸取宋、明文人欹側的書學風韻,輔以秦篆、漢碑的奇譎內勁,使其書風兼具外顯的氣格超邁,與內在筋骨的曲倔老辣。於繪畫上,他學宗溥儒的北宗山水韻味,並博採石濤與黃賓虹的筆墨之長,鎔鑄著對於明代吳派的研究,在陶冶蒙養裡逐漸轉化在藝術表現上。就其山水畫演變而言,江兆申從早期清勁爽利的靈峭,一度發展出筆意酣暢的寫意風格與沈鬱凝重的多方嘗試;56歲後,逐漸展現出個人奇倔峭拔的孤高性格,透過清逸、磅礡、幽深的多重風貌,化作山巖嶔奇、跌宕、險峻的結構,並將碑學線條的骨力屈曲,凝想著對故土思見的跌宕欹側。此際他畫風中常見的單柱石鋒,便淵源自曩昔於信江兩岸所見的追憶。

 

         故宮退休後,江兆申走訪過台灣山林的原始風貌,也在兩岸通航歸返故里的晚歲,印證著古典詩、文、畫意的實境,此時,他的繪畫益臻於自然恬靜的渾樸,最終以大山堂堂的崇高絕壑,直入晚年深邃蒼鬱的意境。那段時期一系列赴大陸新訪舊遊的畫作中,道盡一位少小離家遊子的心境,在激動眷戀、回顧釋然的歲月中,顯得緩步沈著且凝重。

 

         江兆申以詩、書、畫、印相互融貫,將自己推入古典文人藝術的深度,而身處在傳統與創新夾縫的年代裡,他又以清新、獨特的見地睥睨出個體品味的表現,此立足傳統的再造,承續了中原文化南渡臺灣的革新與發展。八、九○年代江氏一派崛起,受其影響者至今不墜而更有勝出者,也展現深刻至性對後學人格化育的高瞻。

 

         山水畫在當代藝術的潮流中,似有漸趨隱微之勢,這與時代喧囂的氛圍不無關聯,但千年以來作為心靈轉折的山林依傍,人與自然必有存在意義的聯結,不僅僅是繪畫種類與社會課題。山林不死,山水畫所承載人格意、境的投射便不會消失:畫意,無疑是畫家兀立山林奇峰峭壁的幻想,境界,則成就物我間青翠迷離、渾融幽深的詩意。山水作為畫家內在靈魂的飛馳,更在大時代動盪間,綴補了逝去歲月的想望,與家園夢迴的歸返,同時譜寫出水墨南渡發展裡至為動人的篇章。

 

 

 

 

 

[1]以山水畫家論,當時渡臺畫家中,傅狷夫(1910~2007)、夏一夫(1927~2016)、鄭善禧(1932~)、歐豪年(1935~)的藝術成就亦高,但創作上則也不盡然與兩岸離散的時空心境有所相應,故暫不併陳。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